推广 热搜: 考试动态  开通  财会类  审计  英语  银行管理论文    现场确认时间  自学考试分数查询  起可查 

鲁迅文静评论的高度思想需要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cdzoomking.com    作者:未知    浏览:741    评论:0    
核心提示:一第一就鲁迅对文静创作的思想内容所表现出的文学性质和任务状况,来看鲁迅的评论对作品的高度思想需要。

第一就鲁迅对文静创作的思想内容所表现出的文学性质和任务状况,来看鲁迅的评论对作品的高度思想需要。
一部文静创作思想内容的高下及社会意义的大小,与作家思想的高低有关,也与作家从事创作所抱的态度有关。
大家都能回忆起,鲁迅是如何投身到“五四”这场反帝封建文学革运势动中来的。他是自觉投身到年代革命洪流中,并自觉做到通过创作为革命而呐喊和战斗的。他后来并一再声称,他的创作,决没“为艺术而艺术”的那样清高,那样一无所为,而是“有所为”而发的,是为需要改良生活、改革社会的。因此,在他后期——在1935年读到叶紫《丰收》集创作稿时,十分开心,在为集子写序言时,极其欣然地指出:“……作者已经尽了目前的任务,也是对于压迫者的回话:文学是战斗的!”这种评论,正抓住了《丰收》集中作品思想内容的特点,无论从《丰收》、《火》和《电网外》看这样,就是从《夜哨线》、《向导》等作品看也这样。由于这个评语,对《丰收》集是极其恰切中肯的,对所有革命的、反帝反封建的作品,也是极其光彩的,无论将它看作文学的性质或任务都行。应该说,这是一种新的、美好的赞许。
还是先让大家详细了解一下鲁迅在为叶紫《丰收》集写的序言中对作品所作出的具体评论吧。
他是如此说:“这里的六个简短,都是太平世界的奇闻,由于都平时,所以和大家更密切,更有大关系。”接着就谈到这个年轻人作者在湖南反革命“马日事变”中他的革命家庭所遭受的惨变。“他的经历,却抵得太平天下顺民的一个世纪的经历,在转辗的日常,要他‘为艺术而艺术’,是办不到的。”这就有了他的《丰收》、《火》和《电网外》等作品。鲁迅是如此评述叶紫这几篇作品:“作品在摧残中愈加坚实。不但为大群中国年轻人读者所支持,当《电网外》……发表后,就得到世界的读者了。这就是作者已经尽了目前的任务,也是对于压迫者的回话:文学是战斗的!”⑴这就是鲁迅对文静创思想内容的高度思想需要。
在叶紫这部集子中,无论从《丰收》和《火》这两篇作品看,或从其他篇作品看,可以看出《丰收》集中的全部作品,都是对于压迫者正义的,战斗性的回话。
比如《丰收》和《火》这两个前后关联的作品,就确实这样。
前篇《丰收》,写的是贫苦而又纯朴的老农曹云普,他与通常贫苦农民一样,遭受的只能是被压迫被掠夺的运势。当年是个大灾之年,他带领一家人勤耕苦作,忍饥挨饿,争取一个丰收年——争来百多石满仓的粮食。可是最后扫干净仓板,还难以满足地主、债主、甚至收捐款的保甲长的掠夺欲望。云普叔两眼一黑,昏倒了。幸而云普叔生活已不是闰土、祥林嫂生活那个年代,而是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且听大儿子立秋半夜从外面回来时跟他爹谈的:目前垅上都筹备抗租抗捐,“要不然,就是一场大的拚命!今晚我还要到那边去呢!”这个时候,他才隐约知道儿子常不在家是什么原因。十五六年农民会的影子忽然浮上他的脑海,他笑了。这笑,是对民国十五六年农会斗争的向往,显示他的觉醒,显示他对压迫者和掠夺者将要采取的回话。
后篇《火》,就正是写曹家垅广大农民,与周围百多里地的贫苦农民联络起来,对压迫者和掠夺者,采取了决断性的回话。这场斗争震惊了三湘中、西部的整个社会。这过程中,贯穿了曹云普及其一家人的觉醒和斗争。
云普叔丰收的粮食被抢走后,又一次的灾难即将来临了:儿子立秋被地主何八雇人抓走了。一场原在酝酿中的大的事变立即爆发了。曹家垅周围都骚动起来,人群在奔驰喧嚷:“冲向何八家去!”“救出立秋!”各路的人群像潮水般涌动。云普老夫妇跑在冲击地主庄园队伍的前头。斗争的热潮更激起了云普叔一家人斗争的精神。人群冲进了何八的庄园,抓获了恶霸何八和狗腿子。接着一路路人群向联系好的雪峰山转进,与工农红军汇合。这在三十年代初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是一次具备重大意义和重大影响的农民对于压迫者和掠夺者火和血的战斗。
《电网外》,无疑也是给予压迫者战斗式回话的作品。一般农民王伯伯,在国民党对工农红军进行反革命“围剿”中,遭受家破人亡——两个儿媳和两个孙子都被国民党反动军队用机枪扫射,血染大地了。在生活的绝境下,他只将走上一条生活的险途——悬梁自尽。这个时候正是红军攻打长沙的战役中,显然他生活的环境,也还并非绝境。因此,当他踏上垫脚凳时,他想起了投奔红军的两个儿子,想起自己昏倒后,红军医疗队将他救活的亲切情景,于是断然从凳上跳下来,决心地说:“是的,我不可以死。我还有两个儿子,还的一群亲热的兄弟……。”作品最后如此结束:“于是,第二天,王伯伯背起一个小小的包袱,离开了他的小茅棚子,放开大步,朝着有太阳的那边走去了!”
这是王伯伯对死与生的选择,对消极遁世和积极战斗的生活道路的选择,激起了人民多么美好的情思啊!
从这里评述的两种作品的主要内容,大家看到:云普叔最后坚决跑在冲击地主庄园队伍的最前头,接着又卷进了奔向雪峰山的人的洪流中。他的道路是这样耀眼地展示在人民面前。王伯伯决然地离开他的小茅棚,“朝着有太阳的那边走去了!”作品写的是红军攻打长沙时的事情,这里王伯伯“朝着有太阳的那连走去了”。显然是朝着湖南的东边——朝着江西走去,是走上井冈山的道路。一下,在阳光照耀下,这个苦难老农的形象闪光了,他追求的一种新的美好的战斗生活,能说不是让人神往的吗?
又如对肖红的《生死场》的评论。这是日寇制造九·一八惨案后,用炮火和铁蹄侵占和蹂躏我东三省大好河山期间,当年居住在哈尔滨的一个有血性的中国女常识年轻人肖红,经过深入的察看和体念,记录下来她所见到和感觉到的中国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的抗争。这就是1935年由鲁迅主持编入《奴隶丛书》而出版的《生死场》。鲁迅给这部书的评价是:“……北方人民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总是力透纸背;……就是深恶文静和功利有关的人,假如看着,他不幸得非常,他也难免不可以毫无所得。”⑵事实也正这样。作品中具体描绘的哈尔滨附近的那个村庄。忽然升起了日本旗,出现了宣传“王道”的汽车和飞机,全村寂然下去了。这个世界,不是沉默,就是反抗,别无选择。而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终于从沉寂中站起来了。十年前镰刀会的带头人农民李青山、老赵三等,将过去应对地主恶霸的“镰刀会”,改建为应对血腥的侵略者的“革命军”。在宣誓会上,每一个人走向枪口前起誓:“如果是心不诚,天杀我,枪杀我……”这是极其悲壮的,它正集中表现了中国人民坚强而又不屈的不愿做奴隶的心!这也正是鲁迅对文静创作思想内容的高度需要。
从以上简略的评述,可以看出,面对着叶紫和肖红的作品所反映的在反革命阶级掠夺、迫害与“围剿”下,吃苦人民——无论是曹云普或王伯伯,与曹家垅周围百多里地的广大吃苦农民,被迫走了一条抗争的道路,对压迫者给予了有力的回答,“尽了目前的任务”;与从日本帝国主义者奴役屠杀下不愿做奴隶的中国北方人民的斗争状况看,都充分显示了当时的形势特征:人民只有走斗争的道路。面对着这种形势,要鲁迅的文静评论做到冷漠地对待现实,脱离政治,去追求一种“和平静穆”境界,是办不到的。鲁迅表现出的只能是深切地关心世道,关心民族,关心人民生死存亡的满腔热忱的拳拳情意。从而他满怀喜悦地在《生死场》序言的最后,还特意向读者致意一句:“快看下面的《生死场》,她才会给你们以坚强和挣扎的力气。”为改变苦难的现实,为改革多难的民族,为改变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的运势,中国广大人民需要这种坚强和抗争的“力气”!这与《丰收》序言最后一句:“文学是战斗的”联系起来看,评论这种作品的重点和特征,恰好是一致的。这也说明大家“伟大的革命家”鲁迅,不只他一个人的创作,是“遵奉”“革命前驱者的命令”,为革命而呐喊和战斗的;就是从事文静评论,对年轻人作者作品的思想需要,已只能是为革命而战斗的。正由于这样,在评论中,对作品的思想内容,一直把握住此种高度的思想需要,从而,他的评论,显示出一种新的年代倾向和革命的战斗需要。

第二,从作品中主要正面人物的思想或性格的进步及其精神品质的表现,来考察鲁迅文静评论在这方面的高度思想需要。
文静作品中的主要人物,通常说是作品中矛盾冲突的交织点,是作品思想倾向的基本体现者,而且若是正面的进步人物,他身上还一定量地携带环境中新思潮的迹象,携带年代的闪光,他们“是肯定阶级和倾向的代表”。而主要人物的思想或行为的表现,都不可能是自发的,或无意识的,而是环绕他们的年代时尚促进的。而且一个作品中正面的主要人物的思想或性格的进步、及其精神品质的表现,都关系着作品内容思想意义的高下,及其社会干扰的优劣。这就是为何鲁迅在文静作品的评论中,特别看重人物的思想性格或精神品质表现、并提出高度思想需要是什么原因。
目前让大家就鲁迅的文静评论中对文静作品——无论是文学作品或美术作品中主要人物的评论来进行具体考察吧。
比如在评司徒乔的画时,他立足在尘嚣的日常,深沉地关注着苦难的人民踏着荆棘向前跨进的每个节奏。他看到画中北方黄埃漫天的人间所有都成土色,人于是和天然争斗。他由衷地赏析这种画,赏析这部分“肥厚的棉衣,紫糖色脸,深而多的脸上的皱纹……”的人民,由于“凡这部分,都在表示大家对于天然并不降服,还在争斗。”而且进一步还说,从这里,他看到了作者表现出的“中国人的如此的对于天然倔强的魂灵”!⑶这里,说明鲁迅从司徒乔画中人物的脸色和皱纹中,看到北方劳苦人民对于天然经历过长期的斗争,争取存活下来,而且争取生活得更好!显然从这里,更主要看到鲁迅对艺术作品中主要人物的精神品质的高度需要。他概要式地指出,这表现出了“中国人……倔强的魂灵”。鲁迅在这里是将这种精神品质提到典型的高度来称赞。近百年来,中华民族人民,就凭借这种“倔强的魂灵”,对国内外的反动统治和侵略,进行了不屈的反叛和斗争;而且联系他评陶元庆的绘画时说的,“世界的年代思潮早已六面袭来,而自己还拘禁在三千年陈的桎梏里。于是觉醒,挣扎,反叛,要出而参与世界的事业”⑷。作为一种性格,并在反叛、斗争中进步起来,至今就需要进而“参与世界”的改革和创建事业!这又是多么激励人心。多么美的倔强的性格特点啊!
接着让大家看看鲁迅为田军《8月的乡村》所写的序言吧。他无限深情地说:作品写得“严肃,紧张,作者的心血与失去的天空、土地、受难的人民,……鲜红的在读者面前展开,显示着中国的一份和全部,目前和将来,死路和活路”⑸。要之,作品真实地写出了广大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民火和血的反抗斗争。鲁迅就是通过对日本帝国主义者侵略下的东三省人民的悲愤和壮烈的反抗斗争场面的评述,无限深情地评价了演出这部分场面的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目前,大家试图容易地从这部作品中两类不愿做奴隶的人民的表现,来具体考察鲁迅评论中的高度思想需要吧。
第一从作品中描绘的这支“人民革命军”的指挥者陈柱司令和铁鹰队长来看。
陈柱司令,是地道的农民的儿子,又是共产主义者。他对日本侵略者,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对本国人民和我们的弟兄,却又有着强烈的爱。在“为死者祭”的场面中,面对着眼前又是两位同志的尸体——一个是负重伤致死的队员,一个是因为日寇给予她种种沉痛创伤打击下,呕吐鲜血倒在同志们面前的李七嫂。悲哀击痛了他坚强的心!他向同志们沉痛地呼喊着:“向杀戮大家姐妹弟兄的敌人复仇!”队员们,高高地挥击着手臂叫喊着,垂挂着眼泪。
铁鹰队长本人就是农民,他自觉来参加“人民革命军”,拓展和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他杀起敌人来没温情,对待部属比较严厉。这次当敌人袭击到来,仓猝中,他喝令唐老疙瘩将遭受日寇蹂躏而晕倒在地的李七嫂“扔掉”,唐老疙瘩请求不要“扔掉”,队长没理会,甚至连他也不考虑,率领队伍前进了。可是当他见到李七嫂终于艰难地追赶上来,而且穿的是她情人唐老疙瘩那身军服,掮来的是情人遗下来的枪时,他深深地垂下头,摩抚着李七嫂掮来的枪,双眼向着人群,又轻轻地流下两行泪水。
这表明了两位指挥者强烈的爱和强烈的恨!
第二,看看那个通常农家妇女李七嫂吧。
这是个年青的寡妇。她凭劳动抚养哺乳间宽的孤儿。在日寇烧杀掳掠的现实教育下,培养了她敢爱敢恨的可贵性格。在遭受日寇兽性般蹂躏,儿子又被这般强盗摔死后,她昏厥在草地上。当她醒来知晓苦难中思念的情人唐老疙瘩为了救护她,交出了枪,请队长枪毙他时,她向情人说:“同志能枪毙你吗?去捡起来,我也要同你们走……我软弱吗?一点也不!”这能不感人吗?尤其是当情人去取枪而牺牲了时,她又昏迷过去,一种报仇欲望促进她又坚强地站立起来,穿上情人的衣服,提起了枪,流着泪跪别了情人的尸体;又是报仇的欲望支持她追上去,终于来到同志们的队伍中。这是一个多么不屈的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的倔强的魂灵啊!这是多么美的魂灵啊!这也正是鲁迅评论人物的高度思想需要。
除此之外,还让大家从另一个角度考察一下鲁迅文静评论中对作品主要人物的思想或性格表现失误而提出的建议。比如对叶永蓁《小小十年》中主要正面人物思想进步过程表现的失误,而提出较高的思想需要吧。
鲁迅在为《小小十年》写的“小引”中对作品的优点,也还是作了充分一定。但对作品主人公思想进步中明显的缺憾,也还是善意的提出了极其中肯而精确的建议。比如:“……但年代是现代,所以从归家庭所期望的‘上进’而渡到革命”,“渡到革命策源地的广州”。鲁迅指出:“但我没发现其间的桥梁。”
事实也确实这样。作品中主角叶,在作品中是如此说:“到广东去缘由,我的意思是对于‘妻’,倘没积极上相当的办法来解决,我就用消极的方法,愿在广东飘泊下去。”非常显然,他的远走广东,完全是为了甩掉家庭为他包办的婚姻——他名义上未婚的“妻”。因此,他的“从旧家庭所期望的‘上进’而渡到革命,从交通不便捷的小县渡到革命策源地的广州,从本身婚姻的不自由渡到伟大的社会改革”⑹,这种思想上的进步,在作品中,确实没写出进步势必的过渡的桥梁。而这却又是塑造一个新的思潮激荡下进步年轻人思想进步而需要着重描写的重要所在。这是桥梁,失去了这桥梁,人物形象就失去了真实性。
而且鲁迅在《小引》中,同时还指出:“一个革命者,将为人我争解放,然而当失去爱人的时候,却期望她自己负责,并且为了革命之故,不愿我们的一个情敌,……在这里,是屹然站着一个个人主义者,遥看着集团主义的大纛,但在‘重上征途’之前,我没发见其间的桥梁。”这也完全是确实的。在“重上征途”之前,作品主人公叶的全部心力,都用于清理自己身边不让存在一个情敌。情人茵茵虽然一再告白爱他,永远是他的;可是当她订婚的夫家和自己家双方家长商定最近完婚时,茵茵无可奈何地来信,表示对不起叶,祈望他“另外找你一个人的爱人吧”。读了信,恨茵茵,责怪茵茵不可以为爱他而奋起反抗。而叶自己呢?却只不过纠缠于空头的大道理。什么“人”要有独立的意志啦,什么遇见不愿的事,就要起来反抗啦。甚至说:“所以,茵茵的事情,都要由茵茵自主”⑺,幸乎?不幸乎?暴露在大家面前的,正如鲁迅严正地指出的:“屹然站着一个个人主义者”;虽然也曾“遥看着集团主义的大纛”,但在“重上征途”之前,仍“没了发见其间的桥梁”。从高度思想需要出发,从主要人物思想进步的表现上说,这确实是紧急的失误!

[1][2]下一页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