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考试动态  开通  财会类  审计  英语  银行管理论文    现场确认时间  自学考试分数查询  起可查 

伊斯兰教与战后中东社会现代化

   日期:2021-07-28     来源:www.xiangcunluyou.com    作者:未知    浏览:475    评论:0    
核心提示:中东是伊斯兰教的发源地和传播地。
中东是伊斯兰教的发源地和传播地。伊斯兰教是一种涉世性最强的宗教,政教合1、族教混同、两世兼重是其根本特征。所以,在中东现代化启动、进步乃至受挫的过程中,伊斯兰教与其紧密相随,相伴而行。既体现了与现代化的矛盾和冲突,也表现了与现代化的适应性与相容性。[1]从战后中东社会现代化进程的角度出发,探讨伊斯兰教及其改革与中东社会现代化进程的相互关系,研究世俗化与伊斯兰教进步对中东社会现代化产生的影响,对于揭示中东现代化的进步规律及其前景具备要紧意义。
1、伊斯兰教与政治规范的演进
战后中东区域政治进步的一个重大变化就是相继诞生了一批现代民族国家。这部分民族国家纷纷以政治的或文化的民族主义为立国之本,以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维护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为根本宗旨,以进步民族经济从事现代化建设为基本目的,在上层建筑范围则以政治规范、法律规范、教育规范的世俗化为基本方向。因此,在一定量上削弱了传统伊斯兰教的社会基础,减少了伊斯兰教在政治日常的地位。导致传统伊斯兰的政治思想一度遭到冷遇,甚至是某种程度上的衰落。尽管在这部分国家的宪法中还抽象地一定伊斯兰教的要紧地位,规定伊斯兰教为国教,国家元首也要由穆斯林担任,但事实上官方的意识形态、政治体制、政党组织、议会规范与政治领导用途等方面还是以世俗化为基本点。伊斯兰教基本上被置于从是国家政治的地位。所以,战后初期直到60年代末期,伊斯兰教在政治方面的主导用途仅仅体目前是作为阿拉伯民族主义、社会主义的一种补充,它只不过为国家政权的正义性、合法性、庄严性提供了一种传统依据和神圣的象征。[2]
但,60年代末开始,伴随伊斯兰复兴运动的兴起和飞速蔓延,伊斯兰教在中东政治日常有哪些用途日渐加大。各国政府纷纷借助伊斯兰教来加大自己政治的合法性基础,各国政府的议会在拟定、颁布并推行一系列内外政策时,均以伊斯兰教为价值判断标准,以争取各阶层穆斯林的支持。他们还在一些官方文件和大众传媒中尽量地用穆斯林熟知的伊斯兰语言,并依赖宗教权威机构来讲解各项政策的“合法性”。一些国家的政府还出巨资帮宗教组织和宗教活动,就在推行“世俗化”最为积极的埃及、土耳其等国的政府也都十分注意借助伊斯兰教来改变其“世俗”形象,而不再特别强调和推行“政教离别”了。[3]
在一些中东国家,伊斯兰教成为政治反对派组织反对本国政府的旗帜和工具。在这部分组织中原有些伊斯兰反对派组织的活动日趋活跃,名目繁多的新组织也纷纷出现。其中影响最大的有埃及、叙利亚、约旦等国的“穆斯林兄弟会”,伊拉克的“号召党”,土耳其的“救国党”,黎巴嫩的“阿迈勒运动”和“真主党”,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革命阵线”等。各国的反对派组织通常都借助伊斯兰教抨击当权者推行的政策违背了正统信仰,违反了伊斯兰教法,破坏了伊斯兰传统社会。甚至觉得民族国家本身就是违反伊斯兰教义的。并号召人民应该起来推翻现存政府,重新打造真的的伊斯兰政府。他们总是借助穆斯林群众对现实不满的情绪,掀起民众运动,反对执政当局。一些极端组织和激进分子还采取绑架、刺杀、劫机、袭击政府官员等暴力方法与政府进行斗争。伊斯兰组织对中东政治影响最大的事件是伊朗伊斯兰革命的胜利。
当代伊斯兰教在中东政治中有哪些用途还体目前这部分国家的对外政策上。早在战后初期埃及与沙特争雄抗衡的斗争中,双方就都以伊斯兰教为对外政策的工具。纳赛尔执政时期特别强调伊斯兰教在对外政策中有哪些用途,专门发起成立了世界伊斯兰教大会,作为联系和影响守旧的阿拉伯国家的一条途径。沙特阿拉伯则借助其丰富的石油资源和拥有麦加和麦地那两个伊斯兰圣地的有利条件,发起成立了伊斯兰世界网盟,用泛伊斯兰团结来对抗以埃及为代表的激进的阿拉伯民族主义。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宣布成立的伊斯兰会议组织成为伊斯兰国家走向联合的政治标志,这一体现泛伊斯兰团结精神的国际组织,强调伊斯兰国家有一同的宗教信仰、一样的文化传统和近代历史遭遇,在国际事务中要加大团结,广泛的拓展合作。
除此之外,在中东国家与外部世界的关系上伊斯兰教也有要紧影响。在一些重大国际问题上,中东伊斯兰国家总是以伊斯兰作为其决策的基础。如在阿以冲突问题上,各国就有比较一致的立场,即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以色列及其支持者。尤其是第四次中东战争将来,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产油国以石油禁运为武器,对在战争中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大国予以反击,使美国、西欧和日本的经济遭到沉重打击。前苏联出兵阿富汗期间,中东伊斯兰国家也一致支持阿富汗“圣战者”游击队的抗苏斗争。在塞浦路斯的希土冲突中,多数中东国家也站在土耳其一边。各种国际性的泛伊斯兰组织还频繁的举行会议,促进各成员国之间的团结与合作,协调对外立场,以便在当代国际事务中发挥要紧用途。
2、伊斯兰教与法制体系的改革
战后中东国家常见进行了一场影响较大的法制改革运动。第一,限制伊斯兰教法的适用范围。多数国家都通过调整政教关系和推行世俗化的政策来削弱伊斯兰教法的影响,但在表面上又不能不抽象地一定伊斯兰教法的地位,包括在宪法中规定伊斯兰教为国家或官方宗教。也就是说,伊斯兰教在这部分国家里主如果作为一种方法或工具而遭到看重的。它的有效范围主要在穆斯林宗教、家庭和个生活活方面发生用途,在国家政策和经济范围,教法的影响则愈加小。
第二,改革传统的司法规范,打造和健全现代司法体系。战后中东国家的司法规范改革主要有三种方法;一是取消传统的沙里亚法庭,打造单一的世俗法院体系。如埃及在1955年宣布废除去沙里亚法院,由全国统一的司法系统行使司法权。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前的1976年就已基本上打造起欧化的司法系统,法官和检察官都由政府任命。[4]利比亚、摩洛哥、阿尔及利亚、阿富汗等国也都相继废除去沙里亚法。二是仍保留沙里亚法院,但通过改组审判规范、修订审判程序使之愈加健全。如在传统的沙里亚法院以外,设立世俗的司法机构,以逐步缩小伊斯兰教法的范围。沙特阿拉伯、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海湾国家大多使用这种规范。三是将沙里亚法庭纳入到国民司法体系,使之降为辅助法庭或民事调解机构,而不再是独立的司法机构。伊拉克、叙利亚、约旦、也门等国家采取了这种方法。[5]
第三,改革实体法,在这方面,多数中东国家都颁布了刑法、民法、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商法及其他涉及现代社会的法律法规。其中意义最大的当属婚姻和继承法的改革。它们一方面吸收西方的某些法律原则,另一方面依据现代社会的需要,对经训的有关规定和各教法学派的权威论著进行新的讲解。一些国家对多妻制还加以限制,一系列与婚姻问题有关的单行法规也先后拟定,如叙利亚的《私人身份法》、伊拉克的《私人身份法》、伊朗的《家庭保护法》等。继承法的改革旨在维护以爸爸妈妈、子女为主体的现代家庭的权益,主如果通过引进西方的代位继承原则,扩大遗嘱继承范围和子女亲属的继承权等方法,对传统继承规范中不合时宜的规定进行修改和补充。
法制改革是战后中东社会进步的要紧标志,其主要成就加快了中东社会现代化进程。但,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着伊斯兰复兴运动的拓展也出现了一股强烈需要恢复传统伊斯兰法的时尚,有的国家还全方位恢复了伊斯兰教法。如1980年伊朗宪法就宣布:国家的所有法律、法规需要依据伊斯兰准则,霍梅尼还声称,除去真主的法律,任何法律在伊斯兰共和国都不可以生效。当然,一些国家传统伊斯兰法的恢复甚至强化,并不可以从根本上扭转中东法制改革的进程。
3、伊斯兰教与经济关系的调整
伊斯兰教对战后中东经济生活的影响主要表目前金融、税收和保险业等方面。
伊斯兰银行的打造与进步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伊斯兰教对经济的影响。70年代以来,在一些伊斯兰国家的积极推进下,伊斯兰教法学家和经济学家大力主张的伊斯兰银行得以打造并进步起来。1972年,埃及政府资金投入200万USD支持阿赫迈德·纳加尔在开罗创建了纳赛尔社会银行。这是战后中东第一家面向城市顾客的伊斯兰银行,其主要业务是发放无息短期信贷,也兼有常规银行的部分职能。到1979年,该行已在全国各地开设了25家分行。继纳赛尔社会银行之后,阿联酋迪拜的石油巨商于1975年创建了迪拜伊斯兰银行,该行是一个综合性无息银行,拓展多种业务,尤以大型工业项目资金投入为主,所以,其职能像资金投入公司。该银行成立不久,就向国外扩展,在开罗设立分行,并向其他国家银行投放资金,获得了相当可观的价值。此后,中东伊斯兰世界兴起了一股伊斯兰金融热潮,打造了一批伊斯兰世界兴起了一股伊斯兰金融热潮,打造了一批伊斯兰金融机构。具备代表性的如:伊斯兰开发银行、巴林伊斯兰银行、埃及费萨尔伊斯兰银行、伊斯兰国际资金投入开发公司、约旦伊斯兰金融资金投入银行、卡塔尔伊斯兰银行、科威特金融事务所等。[6]伊斯兰银行的打造与进步在中东经济日常产生了较大影响,它有益于伊斯兰国家间拓展国际经济合作,也渐渐地改变着大家的金融观念。
天课规范对中东经济生活产生着要紧影响。天课只不过伊斯兰的“五功”之一,是当今中东国家的主要岁入。据有关资料,天课岁入约占沙特阿拉伯国民毛收入的10%,年收入超越10亿里亚尔,在其他伊斯兰国家约占4%。[7]天课由专门的机构负责征收,统一管理。税入主要用于济贫和社会福利事业。这种做法有益于调节社会分配,缩小贫富差别,被视为伊斯兰社会平等、经济公正的体现,遭到了各国政府和宗教界的看重。同时,它也是当代伊斯兰教法学家和经济学家关注的要紧问题,有的学者从宏观经济学的角度对天课规范进行诠释,在诸如课税范围、税率和天课收入的分配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见解和倡导。总的说来是期望用如此一种税收规范解决经济现代化过程中遇见的一些实质问题。
伊斯兰教对现代保险事业基本上持一种批判和排拒态度。觉得保险活动含有投机、赌博、放债取利等原因,与伊斯兰教倡导的经济公正、诚实经商等原则相悖。而且觉得保险活动会诱导世人沉迷追逐财富而忽略精神财富,从而致使宗教生活松驰、道德沦丧。因此,中东国家的保险事业遭到制约,尽管还没一个国家绝对禁止所有保险活动,但事实上也没一个国家对之开绿灯。从当前情况看,保险活动基本上限于教法许可的范围内,保险公司原则上不能以盈利为目的,不能在伊斯兰国家公开刊登广告、招揽业务。因为宗教观念的束缚,大家的保险意识淡薄,对家庭和个人财产保险的极为少见;又因为伊斯兰教觉得穆斯林的生老病死皆为安拉先前所定,所以人寿保险被绝对禁止。结果致使现代保险事业在中东伊斯兰国家未能得到充分的进步。
4、伊斯兰教与社会生活的变迁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新技术革命的影响和推进下,掀起了现代化的第三次大浪潮。这是一次真的全球性的现代化大浪潮,它使处于现代化“边缘”的那些国家也都提出了“现代化”的进步目的,中东作为现代化启动较早的区域又一次遭到了大潮的猛烈冲击。在现代化的冲击下,中东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城市化的飞速崛起和进步是社会生活发生变化的突出表现之一。据世界银行1992年的《世界进步报告》,中东区域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已由1965年的35%上升到1990年的51%,1965—1980年,城市人口的年平均增长率为4.6%,整个80年代,每年平均增长4.4%。[8]到1996年,中东区域城市化平均水平达到58.8%,大大超越世界平均水平。[9]城市化的快速进步,使得中东区域出现了像德黑兰如此人口超越1000万的特大城市。[10]当然,中东区域这种城市化并不可以完全说明它已经达成了现代化,但,根据现代化理论,城市化毕竟是现代化的一个要紧指标,它在一个侧面反映了中东社会现代化的进展状况。由于高速的城市化不只提升了大家的生活水平,也促进了建筑、制造、交通运输、商业、金融、旅游及其他服务业的进步,提升了国民收入。
婚嫁风俗的变化也是社会生活变化的要紧标志。传统的伊斯兰教法确认多妻制,这种风俗沿袭了1000多年未有大的改变。20世纪初古老的奥斯曼帝国首开了婚姻规范改革之先河后,其他国家也陆续拟定颁布了一系列改革法令。其主要内容是对多妻制加以不同程度的限制。如有的国家通过监禁和罚款等方法限制多妻;有的国家严格限制老公的单方面休妻,并在法律中规定了离婚的原因,不但协议离婚为法律所允许,而且老婆被授与某种提出离婚的权利;有的国家则在非常大程度上强调了当事人的婚姻自主权。但从中东当前情况看,婚姻状况却是五花八门,多妻制事实上很多存在,在有的地处偏远落后区域的部落还存在某种形式上的群婚状况。

[1][2]下一页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